光着身子上T台,我体验了200多次,好在……

原创 Kbet365  2021-03-15 03:11 

我正在电脑前敲字,忽然上级领导来视察。说时迟那时快,我这边刚接到消息,那边领导已经到了我们办公区门口。

我很慌。我还光着身子,一丝不挂,只有脖子上系条领带,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显得分外滑稽。

偏偏领导又朝我的办公桌走来,我一急之下钻到了办公桌下边。但领导似乎对我特别感兴趣,径直朝我走来,我躲在桌下听着他的脚步声一点点逼近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然后我就醒了,身上还有紧张出的汗。

作者手绘想象图 | 作者供图

在办公室赤身裸体是什么体验?

偏偏领导又朝我的办公桌走来,我一急之下钻到了办公桌下边。但领导似乎对我特别感兴趣,径直朝我走来,我躲在桌下听着他的脚步声一点点逼近,不知道该怎么办好。

然后我就醒了,身上还有紧张出的汗。

或许有人会说,做赤身裸体的梦挺常见的,不过是压力太大而已。问题是,在过去十年间,这个赤身裸体的梦我做了不下两百次,平均每一两周就做一回。

每次的场景不同、配角不同,但故事情节基本类似:都是我光着身子出现在十分重要的场合,甚至还会根据场景不同会增加一点领带、蝴蝶结之类的装饰物,让场景变得十分喜感。

有次最极端的梦中,我甚至光着身子上了模特走秀的T台。两边灯光依次打开照在我身上,我全裸躺在床上,那床缓缓向前移动,带我接受观众阵阵掌声的洗礼。

真是羞耻极了。

灵魂画手水平有限,大家意会即可…… | 作者供图

我有意识地做了记录,发现这个梦跟自己白天的活动基本没啥相关性,我在办公室里当一天社畜做梦会裸着,在公园休息一天做梦还是会裸着。数九寒冬、暖气烘烤下,我梦里裸着,炎炎夏日、空调加持中,我梦里还是裸着。

要只是这一个梦,我也不会怀疑自己有啥问题。关键是,我还有一个反复做的梦,有记录的就做了160多回:

我坐在被窝里,手捧一碗牛奶/粥/水/酒。大家都知道,这个姿势很容易洒掉,我也在一个劲儿地跟自己说,千万hold住,别洒!

然后我手就不受控制地把那杯水洒了。我自己做了记录,几次甚至是我自己拿着水杯扣到我自己脑袋上,那手完全不听我指挥,非要跟我对着干,就跟不是我自己的似的。

还原效果 | 作者供图

跟赤身裸体的梦不同,这个打翻粥碗的梦通常是跟现实无缝对接的。一般打翻粥碗后我就醒来了,发现自己已经坐了起来,手还保持着往下扣或者往脑袋上扣的姿势。

旁边是被我吵醒的媳妇,一脸怒气要吃了我。

在媳妇的 咆哮温馨建议下,这个梦每次我也做了记录。与赤身裸体的梦一样,洒粥梦跟现实没有太大因果关系。无论白天是放松还是紧脏、是忙碌还是休憩,到夜里该做这个梦就会做这个梦。

就在前一段,这个事情愈演愈烈。到了什么地步呢,我半夜梦到跟人微信谈关于人生的伟大构想,醒来一看有两条真的发出去了……

向被我深夜打扰的大哥表示歉意,相信他能看到这条推送 | 作者供图

有时候我怀疑,夜间的我是不是薛定谔的我,我是不是处于睡和醒的叠加态。梦见发微信,有可能真的在发微信;梦见坐着扣粥碗,真的会做起来做出反扣动作;那哪天我会不会梦到尿尿,是不是还得穿个尿不湿?

甚至会不会……

曹操的经典奸雄台词 | 央视94版《三国演义》截图

好在我手无缚鸡之力,媳妇又虎背熊腰,只有人揍我、断无我害人之理。

说来也巧,深夜被我打扰的大哥恰好是位神经内科医生。第二天他醒来还真的跟我打了个电话,聊了聊,让我挂号去一趟神经内科和心理咨询室。

心理咨询师跟我想的不太一样啊!

在心理咨询室放松的气氛里,我把自己的一切都讲给了心理咨询师听。

我以为心理咨询师会像知心大姐姐一样,给我分析一下是不是压力大了、内心是不是走进死胡同了、要不要休假排解一下等等。没想到,一个小时的聊天里,基本都是我在说,她在听。

只是在一些很关键的节点上,医生会打断我追问一句,引导着对话往新的方向发展。当我讲到自己坐起来反扣时,医生拿起水杯模仿动作问,是这样扣的吗?当我说梦到在办公室里光屁股躲桌子下边时,医生没模仿,倒是让我现场表演给她看。不是让我脱衣服啊,钻桌子下边有那个意思就行~

水杯友情出镜 | 作者供图

不知怎么聊的,话题竟然被引到了我的生活上,我的工作压力、人际关系、爹妈各自几个兄弟姐妹、有没有精神病史都问了个底朝天。

心理咨询师似乎对我的奇葩经历很感兴趣,听得意犹未尽。等我讲完了,看医生还没有要开口的意思,就问:“大夫,我这梦跟压力大有关系吗?”

医生说:“压力是个很宽泛的概念,我告诉你跟压力有关系,有啥意义吗?”

然后医生给我讲了一大串,脱水之后有三个要点:

第一,有很多心理暗示都可能导致人做赤身裸体的梦。内心隐秘的羞耻感比较常见,一个人老觉得自己做了丢脸的事情怕被人发现,投射到梦里就会赤身裸体;此外,工作与生活压力也可能是诱因,觉得自己到处碰壁、处处不得意,在梦里也可能以这种狼狈的形式反映出来。

甚至很小的小朋友想吸引外界注意,也可能做赤身裸体的梦,因为这是吸引注意力的便捷途径(啥?);青春期的骚年做裸体梦,则可能跟性意识有关。

综合我自身的情况,再加上我梦中光屁股的场合是在办公室,这个梦的诱因大致能往压力方向判断。但心理咨询师很难通过一次交谈下准确结论,究竟是不是压力导致、是什么压力导致,还需要多聊几次。

第二,跟现实无缝对接、梦中坐起来反扣、梦中操作手机等等,都已经超出了心理学的范畴,而进入了神经科的领域。梦中经常做起手反扣,甚至能做出操作手机这么复杂的动作,这不是单纯的心理活动,而是真真切切的梦中身体活动,我得去神经内科排除一下器质性病变的可能。

第三,我虽然挂了神经内科和心理咨询两个号,但我看病的顺序有瑕疵,可能会导致我出现一定经济损失。

从诊室出来,我立即明白了心理咨询师说的经济损失指的是啥。我应该先去神经内科做检查,这样拿检查结果看心理咨询师还能走医保……现在已经聊完了就啥都晚了,全自费吧!

还有,心理咨询收费真不低,一小时452!据说这还是最低的价格……话说我啥时候能这么贵?

心理咨询收费发票 | 作者供图

为了节省下次付费聊天看心理咨询师的钱,为了防止自己在梦中做出更出格的行为,更为了不挨媳妇的打,我解决完午饭,就去神经内科等叫号了。

我头戴方盒子,住院24小时

神经内科的氛围,跟心理科完全不一样。心理咨询师一聊就是一个小时,神经内科的耐心则少得多。我大概用十分钟讲清楚问题,医生斟酌了一会,就开始边敲键盘给我开检查,边不厌其烦(并没有)地回答我的问题。

在心理咨询师讲的基础上,神经内科医生又进了一层。我梦中做出的反扣动作,在他们专业人士的表述里叫肌痉挛,其原因有可能深究到大脑神经元突发性异常放电。

这个问题说得通俗点,叫癫痫;再接地气一点,叫羊角风,发病起来会抽抽那种。虽然我这个年龄段并非癫痫高发期,但为了我自身安全,还是去排除一下比较好。

吕秀才误以为郭芙蓉犯了羊角风,使出擒拿手然后惨被咬…… | 电视剧《武林外传》截图

而我能梦中惊坐起,还能做出操作手机这么复杂的动作,再加上扣手本身,医生高度怀疑是睡眠行为障碍。睡眠行为障碍分为很多种,包括快速眼动期睡眠行为障碍、非快速眼动期睡眠行为障碍等等,也需要进行检查才能确定究竟是哪一种。

无论如何,我这个检查是跑不了了。

医生给我开的第一个检查,是头部磁共振(MRI)。癫痫分为原发性和继发性,人到中年如发癫痫则后者居多,而成因大部分是颅内病变。头部磁共振的目的,就是为了给头颅拍个片子,排除病变的可能性。

轮到我了,我摘掉身上一切金属制品,缓缓躺下,将自己融化入电流产生的磁场,充分感受电波的拥抱……

其实啥感觉也没有。

头部磁共振申请单 | 作者供图

第二个检查就不那么常见了,叫24小时动态脑电图。就是给头上戴个盒子,连续监测24小时,看我的脑电波是否正常。医生说,癫痫时神经细胞过度兴奋,可能会形成异常电流,这时就能在脑电波上看出异常。

而且为了结果准确,我这24小时都要在医院里度过,有视频监控盯着的那种。这样如果医生看到我哪一段时间脑电波异常,就会回看那一段视频,看在时间上与我夜间坐起来、扣手是否吻合。如果吻合,再往下细究。

检查前48小时要忌口,不能喝咖啡喝茶,不能吃某些特定药物,要洗干净头发防止熏晕护士。护士小姐姐看了看我已经退无可退的发际线,甚至贴心地问我考不考虑剃个光头?

No, thanks.

最可怕的是,可能是为了防止干扰,这24小时要远离一切电子产品,离电脑远远的,不能玩手机!简直是要让我去shi!

经历了24小时生理心理双重煎熬后,我终于摘掉铁盒子出院。三天后我挂到原来医生的号,回到神经内科诊室时,他从系统里调出我的检查结果看。

“恭喜你啊!”他脸上洋溢着欢快的表情,“磁共振和脑电波都没什么异常。可以说,你没啥器质性病变。”

那么心理呢?

当然还要去心理诊室解决了。

就这样,我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心理诊室,继续过着跟心理咨询师付费聊天的日子。

关键还是内心

不知道是不是我这个情况实在太奇葩,第二次踏入心理诊室时,医生一眼就认出了我。

“做梦光屁股的小伙子又来了”,她笑着说,“最近又做什么梦了吗?”我拿出自己做梦的记录,距上次来已经两周,这期间我没有梦到赤身裸体,但梦到了扣碗。这次我在梦里打翻的是一高脚杯红酒,我就在床上找打碎的玻璃碴,醒来时自己撅着屁股趴在床的另一头。

和上次一样,还是我讲述为主。这次心理咨询师话更少了,只是默默地听。不知怎的,我越说越激动,忽然觉得自己有点要崩溃,这时医生打断了我。

“我把你的倾诉总结了一下,发现你总是提到周围人对自己的看法,我想你做梦赤身裸体或许跟这有关。你其实很努力,但不够自信,总觉得周围人对自己评价没达到你的预期;你对这些评价表面上不在乎,其实心里很期待获得好评。所以你在潜意识里总希望别人夸自己,觉得自己像是被人剥光了衣服审视一样。

“这种对别人评价的期待,给你带来了一个心理暗示,那就是如果周围人对你评价更高的话,你的职场之路会更顺利。从目前你给出的信息中,我倾向于认为打翻粥碗、打翻牛奶是这个潜意识的反映,你认为自己没有达到周围人的预期,所以失去了本属于自己的机会。”

“心理咨询不是万能的,但你可以试着真正放开一些,让自己变得阳光一点”,她最后说,“别太在乎别人的评价,认真做自己,你会轻松许多。希望下次你来的时候,能变得更像自己期待的样子。”

从心理咨询室出来,恰值下午三点半,和暖的阳光洒满大地,给人一种很放松的感觉。我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心理咨询师说的其实比较符合我的内心想法。甚至在她给出这个结论之前,我通过倾诉,已经大致想到了这个方向。

去心理诊室这个经历,让我感觉自己更像是找了个人倾诉,倾诉完后的我能够更好面对真实的自己。我想,自己确实需要在心理上减减压了,至于这两个奇葩梦能不能减少、甚至消失,就看将来了。

医生点评

陈葵 |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友谊医院神经内科主任医师

医学上,根据睡眠时的意识、行为、全身各器官的变化,以及脑电活动情况,可以将睡眠分为非快速眼动睡眠和快速眼动睡眠两个阶段;其中前者根据意识、行为以及脑电活动又可分为浅睡眠和深睡眠。

快速眼动睡眠的特征是睡眠中出现眼球的左右快速活动,肢体很软、肌张力极低,但同期的脑电图显示类似于清醒时的脑电活动。健康人在睡眠期间,这两种睡眠呈现循环交替的模式。如果从快速眼动睡眠期醒来,绝大多数人的感受就是做梦,这是真实的体验。如果从非快速眼动睡眠期间醒来,则很少感到梦境。这些都是正常的生理现象。

如果频繁做梦,甚至噩梦,就像是作者自述的那样,甚至出现了梦境与现实的无缝对接,影响到了同床共枕的人,就属于睡眠中的行为异常现象。这种现象频繁反复发生,就有必要寻求医生的帮助。

后来作者到神经内科就诊,医生开了头部磁共振检查和睡眠视频脑电图这两项检查。头部磁共振检查可以排除脑部结构性病变,比如脑子里长了东西(肿瘤)、脑缺血、脑炎、中毒、或者缺乏某些营养物质等等导致的脑损伤。睡眠视频脑电图可以确定睡眠中的行为异常是不是癫痫发作。万幸,作者在两项检查中都没有发现异常。

但如果作者来我这就诊,我会认为这种情况需要高度怀疑睡眠障碍中的异态睡眠,也就是快速眼动睡眠行为异常(REM sleep behavior disorder, RBD)。一般来说,入睡后60~90分钟左右,睡眠中会出现与梦境相关的行为:伴随梦境可以出现肌张力的增高,甚至肢体的活动动作,既可以见到暴力行为(自伤或伤害同寝者),也有非暴力行为,如叫喊、微笑、哭泣、唱歌、挥手、踢腿等等。

而确诊RBD的检查是多导睡眠监测。如果多导睡眠监测发现患者在快速眼动睡眠期出现无肌张力缺失,也就是肌张力增高、肢体变硬,就可以确定RBD的诊断。RBD与多种因素有关,包括遗传、神经系统变性病、某些精神心理药物、精神心理创伤等等。RBD本身不是大问题,但近期研究显示RBD增加将来罹患帕金森病等神经系统变性病的可能性,因此需要早期发现,密切观察。

作者可以考虑再进行一次多导睡眠监测,这也是需要在身上安装许多检查传感器,在医院睡上一晚的哟。如果确诊为快速眼动期睡眠行为异常可以口服药物治疗,比如氯硝西泮等等,这些是处方药,需要由医生根据患者的情况权衡使用。

个人经历分享不构成诊疗建议,不能取代医生对特定患者的个体化判断,如有就诊需要请前往正规医院。

作者:周小黑

编辑:春芽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123profistudio.com/261html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Kbet365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